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樓下的老頭子去得很突然。心臟病發作,再沒醒過來。 剩下老太太了。 當看到老頭兒沒在老太太身旁時,老太太一個人的身體竟然是那麼不協調。那種不協調不僅僅是蒼老的身子所致,還從她空洞的眼神、僵硬的表情、遲疑的腳步,甚至是內心一望無際的擔憂所表現出來。 我站在一旁,看她孤單的身子踉蹌徐行,她的髮髻鬆散著,前額處幾綹頭髮被風吹亂,灰白的髮絲襯著佈滿褶皺的枯瘦的面孔。一段時間不見,老人完全變了樣。我疑惑:人的老去,就是這麼無奈嗎? 那對老人住在我家樓下。朝陽初升和晚霞餘暉中,他們會相扶出現在我的視線當中。有那麼幾次,站在陽台上,我看他們慢慢走遠,又慢慢回來。這期間會是一小會兒,會是幾十分鐘,偶或會花去較長時間。我沒有刻意的注視,往往於不經意間,就看到了他們相互扶持,慢慢走動的身體。老太太頭髮灰白,沐著光線,梳起的髮髻是閃著亮光的。老頭子頭髮稀少,幾乎是禿頂了。兩個人衣著總是乾淨利落。看著他們,我猜想過他們的孩子,兒子還是女兒?兒子和女兒都有?上班還是忙生意?抑或留洋?還是老人沒孩子?從來沒有看見有其他人陪過這對老人。 大概是春天那段時間,有幾次,我看到兩個老人坐在樓門口的石檯子上,老頭子總是低垂著頭,而且頭髮似乎更稀少了。老太太倒是顯得精神不錯,髮髻依然梳理得整整齊齊。一天下班進樓下的超市買東西,超市女主人問我:“你知道嗎,老人的兒子沒了,才四十歲,心臟病突然發作,沒救下。”我被怔在那兒,一時竟然不知該說什麼。出門朝兩個老人經常坐的地方望去,老人沒在。那一刻,我深深為老人擔心。 再後來看到老人,想說點什麼,但總歸是沒說出隻言片語,只是默默著多看他們幾眼。往往是人走遠了,心思還在老人身上。甚至有些瞬間,我覺得我有義務該幫老人做點什麼。 天氣漸漸暖和起來時,兩個老人又經常相扶著出去走動。在小區門外那個長而窄的巷道,老人總是蹣跚而行,不時有自行車摩托車從他們身邊經過,他們小心翼翼地躲遠。有時鳴著號的出租車快速開過,他們就站下不走了,身子幾乎是貼著牆面。當尖利的號聲遠去,當車輪揚起的塵埃落定,老人才又慢慢開始他們的行走。那樣的行走,對他們而言,已是一種必需。在房子裡呆久了,只有出去走走,才能與外界產生一點聯繫,才能讓生命有些活力。雖然對老人充滿同情,但每次看到他們,還是會心生欣慰,畢竟,老人是相扶著行走,走在這繁華的人世。 而現在,我是分明看到了孤獨的老太太。她一個人,沒有了一旁的老頭子,她看上去似乎缺少了身體的一個重要部位。我多麼希望老頭子的離開不是事實,哪怕他只是臥病在床。 兩個老人的行走,突然變成一個人的了。 沒有了另一個人在身邊陪著走,沒有了另一個人的聲音和呼吸在耳畔。那另一個,已經成為了一種需要,像需要喝水一樣。已經是一種安慰和依賴,像久病吃藥一樣。可是,這些都失去了,她拿什麼來支撐衰老的身體和孤寂的心靈?她看大地,大地一定是孤獨的,她望天空,天空一定是孤獨的。進到屋子裡,是她一個,走在路上,也是她一個。她的生活,完全被孤獨包裹。 如果說孤獨是人的宿命,那麼,年老時的無依無靠到底歸屬於哪種孤獨呢? 又是一個黃昏來臨,陣雨過後的天空異常乾淨,清風拂動樹枝。沒看見老太太孤獨的身影出現。我一直在等待,卻始終沒看見。我想陪著她走走。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在讀周作人寫的“生活之藝術”這篇散文時,我受益匪淺。 如:飲酒,“一口一口的吸,這的確是中國僅存的飲酒的藝術:乾杯者不能知酒味,泥醉者不能知微醺之味。”而中國人對於飲食也知道一點享用之術,但是一般的生活之藝術卻早已失傳了。“中國生活的方式現在只有兩個極端,非禁慾即是縱慾,非連酒字都不准說即是浸身在酒槽裡,二者互相反動,各益增長,而其結果則是同樣的污槽。”例如,動物的生活本有自然的調節,中國在千年以前文化發達,一時頗有臻於靈肉一致之象放恣 ,後來為禁慾思想所戰勝,變成現在這樣的生活,無自由,無節,一切在禮教的面具底下實行迫壓與,實在所謂禮者早已消滅無存了。 由此可以看出,生活不容易的事。我們可以選擇不同的方式生活,自然地易地生活或把生活當作一種藝術,微妙地美地生活,生活之藝術只在禁慾與縱慾的調和。英國思想家靄理斯對於這個問題很有精到的意見。他排斥宗教的禁慾主義,但以為禁慾亦是人性的一面;歡樂與節制二者並存,且不相反而實相成。他認為人有禁慾的傾向,即所以防歡樂的過,並即以增歡樂的程度。他在《聖芳濟與其他》一篇論文中曾說道:“有人以此二者之一為其生活之唯一目的者,其人將在尚未生活之前早已死了。有人先將其一推至極端,再轉而之他,其人才真能瞭解人生是什麼。一切生活是一個建設與破壞,一個取進與付出,一個永遠的構成作用與分解作用循環。要正當地生活,我們必須模仿大自然的豪華與嚴肅。” “生活之藝術,其方法只在於微妙地混和取而捨二者而已”。 生活之藝術這個名詞,用中國固有的字來說便是所謂禮。我們都知道東西方的文化差異很大,中國人沒有像外國人那麼開放,他們的骨子裡還是比較傳統的,有很多的顧忌和規矩。 “中國現在所切要的是一種新的自由與新的節制,去建造中國的新文明,也就是復興千年前的舊文明,也就是與西方文化的基礎之希臘文明相合一了”。這句話,僅僅是周作人他個人的觀點,並不代表全部,我們都不知道未來世界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這就需要我們後代的努力。 借鑒原文作者而作。

| 16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世上的人,大致可以分兩種。按性別來分:男人與女人;按金錢來分:窮人與富人;按品行來分:壞人與好人;按職業來分:文人與武人; 但無論你是名人還是凡人,是高人還是矮人,是長命人還是短命人,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以悲劇的形式而終結。可謂,三歲孩兒也有死,九十公公也要亡,就是這個道理。所以我不喜歡空談人生! 身體是父母給的,道路是自己走的,生命是有限的,生活是你自己去過的…… 千好萬好要自己好,千有萬有要自己有,千路萬路走自己的路…… 每天早上起來,當發現自己的眼睛還可以睜開,證明自己還活著。於是,我要好好過好每一天,甚至不去浪費每一分,每一秒…… 人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你就必須在這個世界裡好好生活下去。少一點計較,多一點寬容,少一點攀比,多一點淡然,少一點冷漠,多一點熱情。這樣,憂愁就少了,快樂也就多了…… 其實,這個世上本來就沒有憂愁與煩惱的,人們老覺得沒有的東西就“珍貴”。於是人們就四處尋找,尋找的人多了,憂愁與煩惱也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以後就有了“自尋煩惱”一說了…… 失去了的偶爾懷念,擁有的好好珍惜,得到的用心去享受,得不到的站一旁遠遠欣賞……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天,聽一個朋友說起一個故事:兩個好朋友,各有一個差不多大的孩子,兩個孩子在一起慢慢長大。可是後來一個孩子不小心溺水身亡了。孩子的媽媽每次一見到她的朋友就淚流滿面,都會說同一句話:我的孩子太可憐了,從沒過過一天好日子。每天都在讀書,都在我們的督促下做各種他不喜歡的事情。另一個孩子的媽媽聽了後,就感觸良多:生命的變數太多了,我現在能每天看到這個孩子已經是天大的幸福。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盡一切可能讓孩子過的幸福。不把太多壓力與期待放孩子身上,而放手讓他自由快樂成長。誰也不知道,我還能擁有我的孩子多少年? 我們從來沒想過意外的發生,我們也不願意去想,這是我們無法承受的事情,祈求我們的孩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我們能擁有我們的孩子多少年?或許,我們從來考慮過這個問題。 聖經裡說:“兒女是耶和華的產業。”我們只是代為撫養。他們總會長大,總會離開,有他們自己的家庭。只是我們不曾想過,原來,我們擁有他們的日子,其實是那麼少。 3歲,他去上幼兒園了,看著他小小的堅強的背影,心中又喜悅又有點小小的心酸。離別了一整天,孩子看到你高興得奔跑過來,撲在你的懷裡。跟你說:媽媽,我想你了。那一刻,抱著孩子就像抱著了整個世界。 6歲,他上小學了,孩子終於走進校門,這是多麼值得紀念的事情,孩子的人生從此翻開了新的篇章,卻沒想到,這也是孩子離開我們的第一步。他已經對與你分開一天習以為常了,而且他喜歡每天去學校,這是他更喜歡的生活。甚至,他有時還會說:媽媽,在家好無聊,沒有小朋友和我玩。 12歲,他上初中了,甚至有的開始上寄宿學校,一個月或者幾個月回一次家,見上一次面。他們開始不再依賴你,甚至,他們喜歡和你對著幹。你想幫他們做點事情,他們說:媽媽,我自己來吧。突然覺得這句話讓我們覺得好失落,孩子是不是不再需要我們了? 18歲,他離開你去上大學,一年回來兩次。回來的好幾天前,家裡的冰箱就裝不下了,為他準備了各種各樣他喜歡吃的東西。可是一回來打個照面,他就忙著和同學朋友聚會去了。從此,你最怕聽到的一句話是:媽媽,我不回家吃飯了,你們自己吃吧。 大學畢業後,孩子留在了遠方工作,一年也難得回來一次了。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幾天就走了。你最盼望的就是孩子的電話,希望,孩子對你說一聲:媽媽,我很好,你保重身體。這樣就足夠了。 孩子結婚了,回家的時間有一半勻給了你的親家,孩子回來的更少了。你已經習慣就老兩口在家了,但是,你最希望聽到孩子對你說:媽媽,今年過年我回家過啊! 當孩子又有了他們自己的孩子,你已經不再是他們的家庭成員了,他們的一家三口(或一家n口)裡,已經不包括你們了。 而我們也慢慢的習慣了這樣的日子。只是習慣在閒來無事的時候,經常翻翻相冊,看看我們自己的一家三口,無論孩子身在何方,他卻永遠是我們家庭中無可取代的一員。 是啊,其實當孩子在身邊的日子,我們是多麼幸福。可是有時我們卻還會抱怨。抱怨因為他,你做了太多的犧牲。抱怨他晚上老醒來,讓你睡不好,抱怨他無理取鬧,抱怨他愛撒嬌長不大,抱怨他生病,讓你操碎了心,抱怨為了培養他,花費了太多的精力與金錢…可是,如果你想想,10多年後,就算你想要,也沒有機會了。孩子會不停的長大,過了這個時期他就再沒有這個時期的習性。你是不是常常在他斷奶後懷念餵他吃奶的日子,可是那時你卻覺得好累好辛苦好厭倦。是不是常常看他以前吃手的照片覺得好可愛,可是你曾經卻為要不停的給他洗手而煩惱透了。是不是在他褪去童聲後,特別想念他曾經奶聲奶氣的聲音,可是他以前撒嬌的時候你卻很不受用。是不是當孩子去上學後你特別懷念他黏在你身邊的日子,可是以前你卻總在想他要什麼時候才能去上學啊…… 時間無法倒流,過去了就只能永遠過去了。孩子能呆在身邊的日子是多麼難得與寶貴。因為這一點,我更加的珍惜與孩子相處的每一刻,也讓我無論遇到什麼,都心存感恩。謝謝上天給我這麼一個孩子,讓我分享與見證他成長的每一刻。無論帶給我多少困難,煩惱,甚至挫敗,無論讓我失去多少睡眠,時間,金錢,精力,我仍然豁達,因為,這都是上天的恩賜。 當他在身邊的每一天,我都會讓他覺得幸福,也是讓我們都有一個美好的回憶。我不會給他太多壓力,束縛,更不會給他牽絆,阻擾,但是我會適時管教,也會做量力而行的投資,因為我有責任與義務教會他生活的本領,好讓他來日自由快樂的飛翔。同時,我也會告訴他,就算所有的路都行不通時,還有一條路你可以暢行,那就是回家的路。 文章來源:靈訊焦點 |黑楠的部落格簡稱黑客 | 姚雨杭的二樓咖啡 |醉裡挑燈看劍 | 吳瓊的BLOG |小雨的BLOG | 其實你不用去遠方 |奔跑的向日葵 | 老李家的自留地 |左臉燦爛 。右臉枯萎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父母總是說我的命好,從我出生的那一年開始,我家的日子就開始慢慢好過起來。現在想起來他們所說的我的命好、日子慢慢的好過,應該有些道理,假如出生的再早些,生命就要遭受六零年的自然災害的嚴峻考驗,很可能就會做一個餓死鬼,還要必經一些大大小小的社會風波,糊里糊塗地做著不明不白的犧牲品。托上帝的福,我是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出生的,從沒有經受過天作孽不可活,餘下一切的不可活大概是自作孽。但父母當時所說的好,其實指的只不過一把麥子;所謂理想的幸福日子,只不過一把白面。以前糧倉裡大概很少能見到麥子的影子,一日三餐皆是黑茶瘩飯。母親不知是在哪一日做了一頓白面飯,全家人吃飯時都不說話,只管呼啦呼啦地往嘴裡扒飯。姊妹們吃著碗裡還盼著鍋裡,只嫌肚子太小、嘴太小,速度太慢,最後還嚷嚷著誰誰多吃了,黑心極了!一家有六七口人,麥子起初只有兩袋,一百多斤,接下來一年年的增多,幾百斤,自承包了責任田以後,每年的麥罷後麥袋子橫七豎八的撂了一屋子,有點嫌礙事了。母親不再擔憂巧婦難做無米之炊。饅頭也在脫胎換骨,變換臉色,黑窩窩頭摻了白面成了花臉,花臉揭去,便是白白淨淨。最好吃的食品大概是剛出鍋的白饅頭,熱的饅頭燙的雙手不停地快速遞換著,嘴吸溜吸溜地吹著,不就任何的菜,兩個饅頭片刻下肚。麥的醇香、麥的韌性、麥的力量、麥的滋養、麥的樸素、麥的沉默、麥的堅久一下子全部都釋放了出來,瀰散了整個灶房,湧出門外。 年年歲歲人不同,年年歲歲皆滄桑,但年年歲歲相同的是默契的麥子的成熟如期而至。麥子紛至沓來,緊緊地包圍著村莊,淹沒了田野,淹沒了天際、淹沒了農人;她們矜持羞澀地勾了頭,散發著特有的清香,只等著和她沒有相約但從不會失約的農人們擁她入懷。麥子從田野裡走進農家的糧倉裡,近在咫尺,卻要經過許多艱辛磨難:割場、割、裝、拉、攤場、碾場、翻場、起場、揚場,裝麥、拉麥。其中每一環節的革命,都讓靠身體和力氣拼打的農人欣喜若狂;每一環節的革命的路程是漫長的,但我輩是極其幸運的,在短暫的人生裡見證著、並親生體驗著每一次革命的幸福快樂。我見過鄉親們摔過麥子,他們一把一把地啪啪地摔著,摔過的麥秸整整齊齊地擺放著,日後用來打縞席,穿饃蓋,幾畝薄田的麥子全是摔出來的。當然最多的還是用牛拉著石?碾場,牛雖然有的是韌勁,但過於慢慢騰騰,還要拉撒,好在人早有防備,慌忙拿了糞筐接了去。石?吱吱唧唧,不緊不慢地響著,響了月罷有餘,割了的麥子只能垛著,垛的圓圓的,結結實實,要象房子一樣經得住風風雨雨。八幾年村裡有了喝油的鐵牛——手扶拖拉機,起初手扶拖拉機太少,全村只有那麼一兩家,全村的麥子全是靠它們帶著嘩啦嘩啦作響的鐵?碾的。主人坐上了拖拉機,從早上到晚上再也下不來了,這家的還沒碾過遍,那家就來催了,自己家也攤了場,也要碾,但就是沒空碾;自己的拖拉機自己就是做不了主。明天攤場,今天就要去交待,攤了場望眼欲穿;特別是陰天,陰的像水碗似地,那雨就在頭頂上晃晃悠悠,一大場的麥子卻擺岔著。拖拉機突突一溜煙地跑來了,還沒碾夠遍,慌忙隔三差五地呼呼翻了場接著碾,麥穗還在,用手一搓麥粒還在,拖拉機卻要走,跑上去拽他的布衫子,刺啦一聲布衫子拉開了,他連頭也沒回一下。那些年,有拖拉機的人家娶媳婦是打著燈籠找的。 牛終於得到了相對的解放自由,吱吱唧唧千年的石?沉默了,不曾想到,鐵?遠遠沒有石?長壽,它沒有得意多久,脫粒機新輩又緊跟其後閃亮登場。那一天可能必定會來臨,在悠悠歲月裡一直閃亮的鐮刀也風光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拖拉機帶的收割機。但見它嘩嘩地上來,嘩嘩地下去,麥田就被它劈開了,裸露著大地的肌膚。彎腰操鐮刀的,鐮刀磨得鋒利,沒有敢鬆一口氣、抬一下頭,那麥子就是賴著不走。那收割機在鐮刀面前炫耀著來了,又炫耀著走了。在那一些年代的田野裡,傳統與創新同竟姿色,原始與來者共生互補,古老與現代交相輝映。 原子彈的爆炸,衛星的上天會讓地球和世界戰慄哆嗦,但在鄉村只是笑談。鄉村似乎是昏睡了上萬年,突然一天被一種神奇的響聲驚醒,它那瞪圓了眼睛呆了,半天沒有合上嘴巴,那是它所見到過的天籟,那是它夢中的童話。農人們圍著它看來看去,攆前追後。它在麥田里只管趾高氣揚地奔跑著,麥子應聲跌倒,到了地頭嘩嘩一吐,便是黃橙橙的麥粒,新麥的清香讓嗅覺頓時敏銳起來。鐮刀躲在屋裡垂頭喪氣,石?鐵?黯然溜走,收割機脫粒機躲在一隅暗暗地做了比試,然後再也不在頑固地堅持了。農人們觀望、懷疑、拒絕、到了最後還是徹底地被征服掉了。這是聯合手機走進鄉村,走進田野的一段路程。現在一到麥子收割的時候,農人們美美地睡了一覺,揉了揉睡惺惺的眼睛走出門去,像散步一樣。誰知道到了自家的麥地地頭一看,聯合收割機正在作業,只要你說一聲,你立時就麥罷了。沒有一點也不著急,悠過去看看行情,聽聽麥事,說說笑笑。聯合收割機在麥田里往來穿梭,前天才動鐮,今天就近尾聲了。它們匆匆地來了,又匆匆地走了;來時迎接它們是收割的等待,走時送它們的是收穫的沉甸。 一個政客的偉大夢想可能是國泰民安,一個園丁的偉大夢想可能是桃李滿天下,一個學者的偉大夢想可能是求索的開花結果,一個作家的偉大夢想可能是作品的傳世流芳,一個農人——我那時的偉大夢想就是擁有一台自己的大型自走式聯合收割機。經過多年的奮鬥籌備抉擇,我的偉大夢想終於得以實現,在2008年,那是一個民族都值得慶賀銘記的一年,國人舉辦了奧運會,我則把嶄新的大型自走式聯合收割機——馳名的“約翰。迪爾”開回了家;這一年也是我的人生又一里程碑。 這時候我才知道我身臨其境,我的家鄉——河南南陽唐河縣的湖陽鎮竟然是中國小麥的第一鐮,中國小麥的收割就是從這裡開始的;怪不得每一年全國各地的聯合手機都集中到我們這裡來。縣城邊的國道上收割機一台挨著一台,前不見頭後不見尾,他們不斷地向路人打聽著麥子的成熟,蓄勢待發。很多人都有點擔憂他們的去處,但一開了鐮,沒有一台還在那呆著。萬台的聯合手機撒在家鄉的廣袤的麥田里,盛大恢弘。第一年心情高漲,雖然早已聯繫好的朋友告訴我麥子還需幾日,但我還是提前趕到了湖陽鎮。天天到麥田里轉悠,麥子就是不勾頭,後來我對朋友說把他的一畝麥子收了,開開口試試鐮,朋友欣然應允。誰知道這一試,便拉開了08年割麥的序幕,我親手動了中國08年第一鐮的第一鐮,其他的收割機也爭先恐後下了田。鄉親們站在田間地頭看看茬子的深淺,麥秸裡麥粒的多少,麥子裡是否乾淨,誰家的麥子高產。第一天第一次下田,收割手們都暗暗地攢足了勁,茬子割得不足十公分,而且象標準的平頭一樣整整齊齊,趴在地上呼呼地吹,半天找不到一粒麥子。我的收割機是新的是名牌,還尋思著下一年還來,速度快不出故障,收割的麥子受到嘖嘖的稱讚;在一塊偌大的麥田里,只有我一台的收割機飛揚跋扈。在那個村莊裡那一年,我的聯合收割機割得麥子最多,第二年我又故地重去,同樣得到了和第一年一樣的的盛情款待。 麥子成熟的速度一日二百里自南向北推進,收割的速度必須趕在成熟的速度之前,沒有片刻的停頓,我從中國第一鐮出發,匆匆上路。聯合收割機擁塞著每一條道路,像蝗蟲一樣遷徙,日夜兼程,一路綠燈暢通無阻。機手們雖然來自五湖四海,誰也不認識誰,但我們彼此超車時時常給對方一個會心的微笑,他們給我們點頭示意問好,我們彼此溫暖。一口氣奔到許昌區域,還好,那裡的麥子剛剛開始收割。機手們輪流休息,但收割機一頭扎進麥田里一直沒有抬起頭來。時逢天氣有些陰沉,天氣預報又說有雨,收割機不論在哪塊地裡收割收割不完就甭想出來。收割完了一家,第二第三家在爭執先後,收割機不知東西;收割完了一塊,人們立在收割機的前面,收割機不知南北;白天一刻也沒休息,到了夜裡收割機還在喘息嘶鳴。老天有眼,收割到了尾聲,那雨才姍姍來遲,我們卻又開始上路了。從中國第一鐮出發的,幾乎所有的收割機都要相聚到許昌這一站,所以許昌的收割機配件在中國是最齊全的,許多的收割機在這裡得到了整修,人也由此得到了片刻的喘息。再上路,就要分道揚鑣了,有的西進,有的東進,有的繼續北上。第一年我是經鄭州過黃河沿著河北走廊直至保定,然後由保定再到河北的最東北端唐山。第二年則東進山東,經開封、菏澤,鄆城、滄州,然後取道天津。 我不曾想到我要到達那些地方,那些地方相當的的耳熟能詳,但又是相當的陌生,那些地方是我夢想的地方,卻又是做夢也不能到達的天堂。但相約總是不期而遇,不期而遇又總是那樣的自然和默契。五月的中午,聯合收割機的駕駛室裡讓人窒息,但見一條河水從從容容在身邊靜靜流淌,我欣喜奔去,裸體跳入。清涼的河水唰的一下拂去了我的炙燙腐燥、灰塵汗臭,身心忽的飄然起來,那種神奇的感覺是平生從未有過的。上了岸當地的人們告訴我這就是古老的黃河灘,這條河就是我們的母親河——黃河,我呆了,默默地目送它遠去的千年滄桑的身影。那裡極目四野一馬平川,中間卻遙遙相見兀自一禿嶺,有人說那就是中國家戶喻曉、婦孺皆知的水滸梁山。我一點也不相信,何曾見的當年浩瀚的八百里水泊?梁山何曾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勢氣險峻?但那裡腳下淤泥的肥沃告訴我,那裡就是當年英雄們聚義大腕喝酒吃肉的地方,在那中國人慕往英雄們的故鄉,也流下了我辛勤閃亮的汗水。印象中的唐山是一個殘垣斷壁、觸目驚心的地方,到了那裡我才發覺我思維的遲鈍和可笑,現實的眼睛裡餘下的只有他的富饒美麗……在唐山結束時,東北的朋友邀請我們繼續向東北挺近,到他們的老家做客,妻說想家了、想孩子了,我們這才剎住了前進的步子,婉言致謝。誰知道這一錯過直到現在我沒有機會踏上關外——東北那塊神奇的土地,我夢想中的黑土地。 當調轉車頭面向了家鄉,突然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我的家鄉是那麼的遙遠,我一路走來,竟然千公里有餘。望著那遼闊的田野,我才知道在剛剛過去的不久我曾在我的家鄉的土地上日夜收穫,在他鄉的麥田里孜孜勞作,在肥沃的華北平原上盡顯身手,在祖國的田野裡馳騁飛揚。一路奔走耕耘,一路嗅著麥香,麥香的清醇,浸泡著我,浸泡著鄉村流火的五月,浸泡著中國北方茫茫的天地…… 文章來源:A taste of honey~ |Postcards from the Arctic | 阿寶的BLOG |查羽龍的BLOG | 孫悅的BLOG |Political Animal | 小櫻的BLOG |MILK公主BLOG | 環球時報·環球旅遊 |張曉梅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又一次生氣之後,她一口氣跑到了這條崎嶇的山路上。他氣喘吁吁地追到她跟前的時候,她說:「我們分手吧!」 他呼著粗氣說:「你覺得我們已經到了非分不可的地步?我相信我們緣分未盡。」 她說:「除非上天會出現奇跡。」 他看了她半晌,說:「那好吧,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背對著背各走各的。不過到第九十九步的時候我們都要停下來,等待五分鐘,看有沒有奇跡會出現。如果沒有,那我先在這裡祝福你。」 她說:「好,但是如果你想要在背後跟著我的話,那我們以後會連朋友也沒得做。」 於是她義無返顧地向前踏出了第一步,緊接著又是第二步、第三步…… 到了九十步以後,她的步子已經明顯變慢。到第九十七步的時候,她知道已經離得他很遠了。她心裡明白,其實自己是愛他的,他也同樣愛著自己。只是他的性格過於剛直,而自己偏偏又是一個有點小氣的女孩,他每次用那麼剛直的性子和自己這麼小氣的性格碰撞,她能不生氣?作為男人,她想他為什麼就不能讓讓她?不能輕言軟語地安撫她?那一刻,她覺得他的確不可原諒。 她再踏出了一步,第九十八步了,她心裡漸漸湧起了內疚的感覺。她想,在整個相愛的過程中,犯錯的其實主要還是她自己。雖說他過於剛直,可是哪一次鬧彆扭了,到最後不是由他來當小人?哪一次最後不是他賴著臉來哄她,讓她重返快樂?那一刻,她不再像剛才那樣埋怨他了,她反倒開始有些後悔,自己怎麼因為這點小事就和他說出了分手這樣絕情的話? 她終於踏出了第九十九步,這一刻她想起了和他相愛時的每一個點滴。已經三年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記憶和美好,真能這麼輕描淡寫地抹掉?她分明聽到自己的心底有一個聲音在呼喊:不要!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留戀他——留戀他強有力的胳膊,它曾經擁抱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留戀他厚實的脊背,它曾經背著她無數次登上眼下的這一段山路;還有他親吻她時扎得她臉上生疼的鬍子,還有他哄她開心時捏她鼻子的手指,還有他撫摩她頭髮和脊背的溫暖的手掌…… 走完第九十九步之後,她在原地蹲了下來,用手蒙著臉,把頭伏在了自己的膝上。她哭了,第一次,她不是為和他生了氣,而是為自己這麼蠻橫而流下了眼淚。 這時候,她聽到背後有緩慢而輕微的腳步聲。回過頭,她看見了他,嚴格說,是看見了他的背影。他一步一步地後退著,在那崎嶇的山路上,每一步他都是那麼緩慢,那麼小心翼翼。有幾次,她還看見他差一點就滑倒,每當這時,她的心也就隨著他的步子提到了喉嚨眼。當他終於退到了她前面一米開外的時候,她聽見他嘴裡在輕輕的數著九十六、九十七、九十八……她再也顧不上自己滿臉的淚水,跑上去緊緊地抱住了他的後腰。 他回過頭,為她抹了把眼淚,說:「我沒有跟著你,每一步我都是背著你的。我本以為要為愛情倒退九十九步的,可現在奇跡卻在我只倒退了九十八步的時候就已經出現。」 她什麼也不說,只一味地把頭往他的胸前鑽,直到眼淚打濕了他的衣服。 半年後,她挽著他的胳膊步入了禮堂。讓他奇怪的是,結婚以後的所有日子裡,她再沒和他生過一次氣,哪怕是小小的口角也沒有,就算在他心情很煩甚至大發脾氣的時候。他問她:「你怎麼這樣了?這是你的風格麼?」她笑笑說:「為了我,你都已經倒退了九十八步,為了愛情,我為什麼又不能乾脆倒退九十九步呢?」 為愛情倒退九十九步,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其實卻很難,因為這不僅需要彼此之間有真摯的愛,還需要有一顆能夠包容對方的心。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最近半年,越來越多的上海人對胡潤(《福布斯》中國內地富豪榜創始人)說想外出旅遊,「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假日開著自備車,載著家人外出遊玩,成為上海人心目中的生活方式。」 從以前一味追逐物質,到如今對精神生活的追求,成為上海人財富,慾望的最大特點。不過真正有能力擁有這些的上海人還是少數,絕大部分的上海人,仍舊在為能盡早過上心目中的生活而奮鬥著。一時間,加班、兼職、進修……充斥著上海人的生活。好在上海人明白所有的緊張壓力都是為了實現夢想中的生活…… 至今還是單身的JACK,在德企工作多年。想來處於這個年齡和職位的男性,應該充滿幹勁,努力賺錢。可是JACK卻沒那麼有野心。5位數的月收入足已讓單身的JACK過上逍遙自在的生活,如今JACK最大的目標就是希望身體健康! 財富慾望:保持身體健康 Jack 男 37歲 德企部門經理 月收入10000元 慾望行動:生活規律最重要 JACK為了實現這個目標,還真是用心良苦: 每天早上6點半準時起床,早餐是百年不變的秘製八寶粥+鮮牛奶。飯後還得狂吞藥片。等到一切「補充」完畢後,JACK就騎著他的28寸自行車,歷時二十來分鐘到達公司班車站,搭班車去公司,這樣既保持了運動量,又節省了一筆交通費。到了公司後,JACK總要給自己沖一杯靈芝茶,不但抗癌,還能清腸潤便。每天12點準時吃午飯,不求吃好,但求吃飽。至於晚飯,為了避免發胖的JACK總是用水果、牛奶解決,正是所謂的合理減肥。如此有規律的生活飲食,看來JACK真的是把健康放在第一位了! JACK也曾想過給自己買輛車,可是卻一直沒有行動。不是買不起,而是飛漲的油價實在讓JACK心裡沒底:「忍一忍,等過了這段日子再說吧……」 理財師點評:很高興,Jack先生充分認識到了健康投資的重要性。但是,對於一名在外企工作多年,又正逢事業黃金時期的未婚男士來說,還是建議他能以更高的目標來要求自己,爭取更多的工資收入。此外,建議適當增加醫療、健康及重大疾病保險的投入。 財富慾望:增加工資收入 小靜 女 26歲 國企人事 1500元 「希望工資能夠高一點,應該與付出成正比。」小靜一開始就這麼說道。記得三年前,大學剛畢業的小靜,進入某國營企業做人事。一晃三年過去了,昔日的同學每個月都可以拿到三五千的收入,而自己的月收入始終停在兩千元以下。 慾望行動:修讀本科學歷,準備跳槽 不過,小靜知道,繼續呆在原公司,工資肯定多不了,所以跳槽仍舊擺在她的議事日程中。為了將來能夠找到一個好工作,小靜在今年參加了專生本考試,並切順利通過。 「像我一樣邊工作邊讀書的人多的是,趁年輕多讀點書,不但可以提高文化修養,還可以找個更好的工作,今後『付出與工資成正比』就不愁咯!」 小靜目前已在行動中。 理財師點評:小靜的職業規劃中存在著幾點誤區:首先高學歷與一定能拿到高工資沒有必然的聯繫。其次,小靜必須趁早對自己職業生涯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只有確定了大方向才能學有所用。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如果真有一句火星話叫「這兒有龍捲風」,那麼恐怕火星人天天得把它掛在嘴邊兒。據美國《科學》雜誌在線新聞報道,與科學家之前的預測相比,火星上發生塵暴的幾率可能要增加300多倍,這或許將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在火星大氣中竟有如此多的塵埃。 火星上形成的塵暴與地球上的塵暴很相似——太陽加熱了低地以及低地上的空氣,這些空氣向上運動,在融入頂層寒冷空氣的同時形成了塵暴。這種由旋轉空氣形成的渦流能夠吸收塵埃,而這些塵埃又可以吸收太陽的熱量,從而加熱大氣層,並最終強化整個星球的風勢。因此,對於火星的氣候模型而言,塵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構成因素。科學家曾經通過一顆環繞火星的衛星所拍攝的圖像,對那裡發生的塵暴進行了計算,然而如今,來自一部探測器的圖像表明,之前的計算可能是錯誤的。 由亞利桑那州弗拉格斯塔夫市美國地質勘測局進行的新研究,將火星探測軌道飛行器拍攝的高分辨率圖像與「勇氣號」火星探測器——如今它正陷落在古瑟夫環形山中——攝制的火星表面錄像進行了對比。錄像顯示,與之前根據軌道飛行器提供的圖像上的痕跡作出的預測相比,火星塵暴的規模要小一些,但卻要頻繁得多。這意味著,只有那些大型的塵暴——能夠達到9000米高的旋轉的「怪獸」——才能夠吸起足夠的塵埃,從而在較低的空間形成暗色的塵埃層,並留下痕跡。 該研究團隊成員之一、美國地質勘測局的地質學家Paul Geissler指出:「我們發現大約在300次塵暴中只有1次塵暴會在古瑟夫環形山中留下痕跡。」研究人員在美國地球物理學學會於本週二在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市召開的會議上報告了這一發現。Geissler說:「這真是太讓人感到驚奇了。現在我們知道,與常規情況相比,留下痕跡的塵暴只是一個特例。更進一步的研究將告訴我們如何將這一成果應用到其他星球的研究中去。」這些數據同時表明,塵暴在火星夏季更為常見,並且夏季的塵暴要比發生在冬季的塵暴規模大得多。如今,這項研究成果正由《地球物理學研究雜誌》進行評議。 在加利福尼亞州莫菲特菲爾德市美國宇航局(NASA)埃姆斯研究中心行星系統部進行火星氣候模擬研究的科學家Jeffrey Hollingsworth認為:「這項研究非常重要,這是因為塵暴是火星大氣中塵埃的一個非常重要來源。」Hollingsworth說:「如果我們不能把塵埃循環搞清楚,誰又知道我們的火星氣候模型是否準確呢?這裡有許多問題得到了澄清,這是向著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